a a a a a a a a a a a 长武县哪里有好玩的_新闻天下——读取天下新闻

长武县哪里有好玩的

中江县电子城在哪里

2015年2月2日,一名受伤的叙利亚男孩等待救治。(图片来源:新华/法新)

原标题:叙内战5周年:无处安放的童年

对于那些2011年3月15日之后出生在叙利亚的孩子而言,战乱、暴力、饥贫、漂泊,可能是他们大多数人童年生活的全部。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14日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这样的儿童人数多达370万。

这份在叙利亚冲突5周年前夕公布的报告说,旷日持久的残酷战争夺走了叙利亚儿童的教育、健康,甚至生命,“我们必须防止他们的未来也被剥夺,因为他们的未来,就是叙利亚的未来”。

【死亡阴影】

过去五年里,在叙利亚降生的孩子们恐怕将永远无法知道自己父母记忆中的叙利亚是什么样。炮弹摧毁了本该属于他们的教室、操场、医院和公园,战火焚烧了他们本该温暖整洁的住宅,充满火药味的哨卡侵占了他们生活的几乎每一条街道……

死亡的阴影,无处不在。炮弹袭来时,4岁的哈立德在阿勒颇家中的卧室沉睡。“我听见有东西从空中呼啸而来,然后我们的房子就着火了,”他的父亲流泪回忆说,“一切大乱。当我意识到哈立德还在房子里,我都快疯了。我拼命找到了他。”哈立德幸免于难,但严重受伤。全家随后逃难到黎巴嫩,在国际救援人员帮助下,哈立德得到救治和照料,但面部留下难以消除的伤疤。

11岁的努哈最后一次见到哥哥时,是他出门给她买最爱吃的冰激凌。一枚炮弹袭来,他再也没能回家。“我常幻想他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支冰淇淋,”努哈说。

据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统计,冲突迄今已导致至少27万人死亡,其中约8万人是平民,包括1.3万名儿童。

在被围困地区,饥饿和疾病往往最先带走稚嫩的生命。国际慈善机构“救助儿童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份,大约25万叙利亚儿童生活在围困之中,不少孩子成为战争孤儿,一些人只能吃动物饲料充饥。

今年1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救援人员得以进入被围困半年多的叙利亚边境小镇迈达亚。“一群孩子站在雨中,望着我们,眼神空洞。他们身体虚弱到几乎没法走路,只绝望重复着一句话:‘你有一片面包吗?’”工作人员哈娜·辛格说。

叙利亚医疗机构的统计显示,围困地区死亡的未成年人中,半数是14岁以下儿童,其中四分之一是婴儿。

2015年6月14日,叙利亚难民翻越土叙边界隔离网。(图片来源:新华/法新)

【早负重担】

持续5年的战争已经使得叙利亚经济发展陷入瘫痪,经济水平倒退至少30年。联合国数据显示,至少300万叙利亚人失业,80%叙利亚人生活贫困,其中包括700万儿童。与此同时,飙升的物价使得叙利亚人度日艰难。在大马士革,一公斤大米价格如今是战前6倍,面包价格是战前两倍,肉类供应减少30%到50%。在被围困地区,面粉、大米等食品更是被哄抬到天价。

为维持生计,一些孩子不得不过早肩负起挣钱养家的重担。

14岁的穆哈纳德·萨米在大马士革街头卖玫瑰。他说,一家6口人为躲避战乱从南部德拉省来到首都,从此再没上学。他时常出现在一个名叫哈米迪耶的市场,腰间挎着花篮叫卖,向路过的情侣们兜售玫瑰。

乔达特·塔伊富尔来自反对派武装控制的大马士革东郊地区朱巴尔,目前在大马士革市区一家餐厅当兼职学徒。他说,自己在学校表现不错,之所以要做兼职,是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因为父亲现在心脏有些问题。

12岁的亚丝明曾经是班里的优生,逃难到黎巴嫩后,和叔叔租住在一栋公寓里。为支付昂贵的房租,她每天清晨4点起床,打工10个小时,却只挣6美元。“看看我的双手,粗糙得像石头。我的后背疼痛不已。在你12岁时,你能想象这是什么感受吗?”

2015年11月20日,叙利亚伊德利卜省辛贾尔难民营,一名无家可归的女孩怀抱婴儿。(图片来源:新华/路透)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说,受生计所迫,一些女孩早早嫁人,十二三岁就结婚生子;一些孩子从小就学会乞讨和打工,年龄最小的“童工”只有3岁。

【健康堪忧】

缺水少电、卫生条件恶劣、医疗资源稀缺,也对叙利亚儿童的健康成长构成威胁。

联合国报告说,叙利亚将近70%人口缺少干净水源。战火摧毁了供水系统,在一些地区,冲突方甚至故意截断水源。今年3月初,阿勒颇的水源供应被切断48天;去年夏天,断水多达40多次,阿勒颇、大马士革郊区和德拉地区大约800万人受影响。

如此生活环境下,儿童健康状况堪忧,患病几率激增。2015年上半年,叙利亚全国儿童腹泻增加10万例,与2014年全年水平相当。2013年,绝迹多年的小儿麻痹症在叙利亚重新出现,30多个儿童患病,还波及邻国伊朗。

与患病儿童人数增加相对应的,是医护力量的锐减。战争迫使大约一半医护人员离开叙利亚,目前仍在运营的医疗机构仅剩三分之一。联合国数据显示,5年来,叙利亚200万儿童缺少常规的医疗救治。阿勒颇生活着14万儿童,而儿科医生如今只有10人。

另一方面,战争给儿童心理造成的隐性创伤更难以治愈。联合国救援人员在冲突严重地区调查发现,98%的家长认为自己的孩子出现心理和情绪问题。年幼的孩子遭受恐惧和孤独,经常做噩梦、尿床、生长发育迟缓;大一点的孩子则表现为情绪沮丧、愤怒和自卑。

【教育与希望】

2014年5月29日,一名叙利亚女孩坐在黎巴嫩北部一个村庄小学教室内。(图片来源:新华/美联)

战火中,一张安稳的课桌成了许多叙利亚孩子的奢望。13岁的萨米尔和两个弟弟回忆起在阿勒颇念书的时光:“上学路上有一栋建筑物,里面总有狙击手瞄准街道。我们每次都匆匆跑过去,以免他们打中我们。”直到一天,这条令人胆战心惊的上学路也被封堵,萨米尔和弟弟们不得不告别学校,成为叙利亚280万失学儿童中的一员。

据联合国统计,叙利亚超过6000所学校在这5年间被毁或关门,5万多名教师离职或死亡。叙利亚的小学入学率跌至谷底,仅为74%,退回到上世纪80年代水平。失学儿童数量占叙利亚学龄儿童的一半。

玛莎勒从叙利亚逃难到约旦,如今在难民安置点当搬运工。“小时候我喜欢读书,想要当老师。但现在我已经辍学三年,如果让我重回学校,我得从5年级重新念起,但我的岁数已经太大。另外,如果我真这么做了,谁来替我养家?”13岁的他说。

教育本应该是儿童实现梦想的希望,但11岁的马赞·塔马姆感觉,自己离当医生的梦想已经越来越远。为赚钱补贴家用,他每天下午在大马士革老城的一家咖啡馆兼职打工。

13岁的穆罕默德对未来只有一个期许,那就是希望自己的成年生活能在和平中开始。再过5年,年满18岁的他将正式步入成年。他说:“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看待未来,似乎介于希望和无望之间。或许今后我能回答这个问题。我希望这世上有一种力量,能带回我失去的所有。”(记者张代蕾、车宏亮)

中江县电子城在哪里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